12月7日,加拿大工业部正式批准了中海油以151亿美元并购加拿大的全球性能源公司尼克森的并购申请,这扫除了此次并购的最大障碍。若并购最终成功,此次交易将成为中国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并购。
记者接触的多位中海油内部人士都透露,中海油内部对此次收购能够顺利完成充满信心。其中一位人士透露,此次收购之所以能够顺利到达这一阶段,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吸取了7年前并购优尼科公司(Un-ocal
Corporation)失败的经验教训。“不得不提的一项是公司对于此次并购的保密程度做得实在是太好了。这项收购在公司内部被列入了最高机密,仅有少数的参与者能够知道详情。”中海油总公司一位核心部门人士说。
对于中海油来说,此次并购尼克森实际上是了结未竟之事。2005年,并购美国石油巨头优尼科失败一直是中海油的隐痛。
最高机密
尽管在收购宣布不久中海油便爆发了“泄密危机”,但在收购之前的保密工作和危机之后的严格监管对最终拿到加拿大工业部的“批条”功不可没。
7月23日,中海油宣布将以每股27.50美元的价格现金收购尼克森普通股,比此前20个交易日成交加权平均价溢价66%。此外,中海油还将承担尼克森43亿美元债务。
但在宣布收购后的第四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便宣布有多个账户设计提前获取此项收购的内幕消息并在纽约股票市场上操作,非法获利超过1300万美元。此次内幕交易直接指向了中国最大的民营船企熔盛重工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张志熔,也使得中海油的此次收购蒙上了一层阴影。之后,中海油开始对内部进行排查。
中海油内部人士称,在此次收购正式宣布之前,中海油对收购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除了项目组的少数成员之外,很少有人知道。“收购尼克森被列入了公司的最高机密,公司内部也禁止公开讨论。”该人士说,“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这次收购应该能够完成。”
接近中海油核心部门人士称,中海油的此次收购应该由内部的国际合作部在操作。具体过程根本不走一般程序,都是特事特办,参与人数也很少,因而极少有人事先知道。
相比之下,七年之前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的保密工作则做得不是太好。
2005年6月底,中海油正式宣布以每股优尼科股票67美元、总价185亿美元的价格,全现金收购优尼科。这个要约价格比雪佛龙公司的报价高出15亿美元。
但半年之前,外界早已知道了中海油要收购优尼科。2005年1月份时,即有报道称中海油即将以130亿美元的价格并购优尼科。
2005年2月底,中海油甚至在总部大楼举行了“誓师大会”,并相应成立了由傅成玉、罗汉、蒋龙生、周守为等四名执行董事和曹云石、杨华、刘健等三位高管参加的项目领导小组。“当年的收购稍微有点高调。除了公司内部,连投资银行、律所、审计机构都知道并购详情。”上述中海油内部人士说。
此后,这项被称为中国企业的最大海外并购案被炒得沸沸扬扬。由此提前引来了美国政府部门和竞争对手的关注。就在中海油正式证实在考虑收购优尼科不久,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的收购申请则已经获得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批准。
2005年8月初,中海油宣布正式退出竞购。这项收购也最终在美国政府的阻挠下、在竞争对手的竞价下以及在舆论的热炒下折戟。尽管此项收购让中海油在海内外名声大噪,但收购失败却成为了中海油的隐痛。
中海油内部一位石油勘探专家称,中海油当年的一大失误正是收购过程过于透明,使得监管机构和竞争对手有足够时间去应对,导致最后被动放弃。
未竟之事
作为国内第三大石油公司,中海油实际上与另两大石油巨头中石油和中石化差距较大。一直以来,中海油都在努力缩小与中石油、中石化的差距。
不过,由于中石油垄断者中国大部分路上油气资产,中石化则在炼厂、化工及加油站等下游业务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因而中海油在国内机会寥寥。
于是,中海油把目光放在了深海及海外并购方面。但在深海领域,由于技术及成本的限制,在短时间内很难实现大的突破。
此次并购尼克森,则给了中海油另外一个缩小甚至赶超中石油、中石化的机会。
资料显示,尼克森公司总部设在加拿大艾伯塔省卡尔加里,是一家大型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其能源项目主要集中于三大领域——常规油气、油砂和页岩气。该公司拥有的石油资产遍布加拿大西部、英国北海、尼日利亚海域、墨西哥湾、哥伦比亚、也门及波兰等地区。
今年第二季度,尼克森的平均日产量达到20.70万桶油当量。该公司的探明储量和概算储量分别达到9亿桶和11.22亿桶。此外,尼克森还在加拿大拥有相当于56亿桶油当量的油砂资源量。
2011年中海油全年平均日产量则为90.9万桶油当量。招商证券研究部分析师郁明德称,通过收购尼克森,中海油的探明储量将增加30%,油产量将增加20%。
自2005年以来,尼克森一直保持盈利。在最近的一个财政年度,尼克森实现净收益7.05亿美元。若计入尼克森的盈利贡献,中海油2011年的每股盈利可增加0.1元。
若加上尼克森的20.7万桶油当量,中海油的日产量将达到111.6万桶,与中石油2011年的216万桶平均日产量和中石化的130万桶日产量进一步缩小了差距。“尽管外界都说‘三桶油’,但实际上中海油与两巨头的差距依旧很远。若并购尼克森成功,这种差距会缩小很多。至少在海外并购方面,站在了两巨头的前面。”上述中海油内部人士称。
但此次收购尼克森并非一帆风顺。自从刚提出收购以来,加拿大政府已经两次延长收购审查期。第一次是由10月11日延期至11月10日,第二次则延期至12月10日。
为了完成收购,中海油满足了加拿大政府的诸多条件。中海油承诺,在交易完成后,中海油将确立尼克森的总部所在地加拿大卡尔加里市为地区总部,负责在北美和中美洲的业务,管理价值约80亿美元的新增资产。
此外,中海油还保证尼克森的管理层和员工不做变动,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长期开发加拿大的油气资源。与此同时,中海油还将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其股份。

中国油气企业海外收购的热潮延续至第三年,今年的重头戏都发生在加拿大。

与中国政府通过直接补贴消费者以促进电动汽车的发展不同,德国政府对电动车的补贴则主要用于研发。
麦肯锡今年10月发布的一份关于电动汽车的调研报告称,中国今年二季度仅售出235台纯电动汽车,比上一季度的343台下降31%,下滑幅度为全球主要市场中最大。虽然中国政府选择了对最终消费者进行补贴,但二季度电动汽车的销量不足德国的五分之一。根据德国政府设定的目标,其电动汽车的销量在2020年将达到100万辆。为此,德国政府加大了对新能源新技术领域的研发投入,还加强了对合格技工的培训力度。
德国巴登符腾堡州财政与经济部对外经济处中国事务官员弗朗茨维克埃瑟近日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政府对电动汽车的补贴主要投资于科研领域,而非直补给消费者。他表示,这与德国政府对市场的理解有关。他们认为,电动汽车行业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生产成本过高,市场难以接受。政府要做的,就是通过加大研发投入,促进企业的技术创新。伴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和汽车进入更大规模的量产阶段,其成本也将逐渐降低到市场可以接受的程度。
他认为,这种政策优于直接对消费者进行补贴,一来可以促进技术的不断提高;二来也更为公平。
维克埃瑟表示,为扶持电动企业的发展,政府也可以考虑在公用车的采购方面,优先选择电动车,但这种产业扶持政策的力度很有限。此外,税收上也会有一定优惠。但他解释称,这种优惠不是直接针对电动汽车的,而是因为政府是根据排量进行征税的,电动汽车由于污染小,所以会得到相应的税收优惠。
巴登符腾堡州汽车工业十分发达,戴姆勒、奥迪都源自当地。该州每年的科研投入占到当地GDP的4.8%,远高于平均水平,为欧盟研发投入最高的地区。其科研投入既有政府资金,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企业的盈利。
除补贴思路不同,中德两国企业在研发上的投入也极为不同。麦肯锡的报告称,未来中国政府对上述领域研发、生产以及基础建设方面的投入仅次于美国,但企业研发投入明显不足。而欧盟近期公布的一份调研报告亦显示,德国已经成为全球的研发冠军,且以企业投入为主。欧盟针对1500家全球大型企业的调查显示,研发支出最高的十家欧洲企业中,德国占了一半,且多为汽车生产商。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ermany Trade &
Invest)中国事务发言人曹奕表示,“德国在电动汽车领域雄心勃勃的计划将对于创新型的公司提供更多的机会。这个市场需要技术,需要创新,同时它也是欧洲最大的汽车市场,因此政府的政策将为投资者提供可持续的框架条件。”

去年,中国油气巨头在全球的并购金额将近200亿美元;今年,中海油、中石油和中石化“三桶油”在加拿大一国的投资就可能达到200亿美元。

从收购数量上来看,中石油两次出手收购,在数量上领先。Encana公司12月14日发布公告称,中石油旗下全资子公司凤凰天然气公司将与其成立合资公司,开发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中西部Duvernay地区油气资源。

中石油为这笔交易将支付22亿美元,取得Encana公司在Duvernay地区44.5万英亩开采项目49.9%的权益。

另一笔交易发生在今年5月。当时,中石油曾宣布,将联合壳牌、韩国天然气和日本三菱公司共同开发加拿大液化天然气项目,其中,中石油拥有20%权益。三方均未透露交易的具体金额,但有传闻称该交易金额可能略高于10亿美元。

网站地图xml地图